星期一, 1月 30, 2006

拜年大食年初一

小時候過年總是呆呆的跟著父母去拜年, 或是更呆的待在家裡給來拜年的親戚當一件人形家私。吃團年穿紅衣貼揮春都是被家人推著做的事, 雖然也愛過年, 但整天要坐著不動看著超悶的電視新年綜合節目真是很可怕。現在自己一個人住, 自己成了一個'單位', 才真真正正主動去做'過年'應做的事 -- 雖然我只是貼了個賀年裝飾在家門、打掃了房子、買了件新的大衣、回父母家裡和約了朋友拜年, 但已經開始感到喜慶。

以往只有'大人'之間才會做的'拜年'我們現在也做了, 我的朋友來我父母家拜年, 我也約了另一些朋友去她家玩, 談個痛快再去我那裡繼續玩。不過我們的拜年方式跟我父輩的很不同...他們總是促膝詳談或是禮尚往來客客氣氣, 但我和她們卻大聲講大聲笑又叫又跳, 哈哈。而且父母的朋友總是拖男帶女大派利是,我們卻都是超齡小孩。不過有一件事總不會變的, 就是, 雖然朋友家和我自己的小房子都沒有那麼多傳統新年食物, 但我和女友們都是一整天在吃, 只是小時候吃的糖蓮子瑞士糖變了'Melty Kiss'和東海堂蛋糕, 幸好還有阿公的蘿蔔糕。

不知道將來我們會怎樣過年的, 只知我祖/父母們會做的年糕蘿蔔糕油角素菜鯉魚....等等我全都不會。而且我和所有的親戚都不熟、表兄們的孩子都不認得我,而朋友和姊弟都沒有孩子, 可預計多年後除了朋友及first degree家人以外, 不會有人和我拜年。有些事情是不可能改變的, 總之, 明年得去找些手寫的揮春回家貼貼, 因為我們都快不會寫字了。

1 則留言:

聰 說...

人大了,才懂得過年的重要。和家人朋友過年,即使是一些一年見一次的親戚,亙相問候也是難得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