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四, 8月 31, 2006

我是一個做什麼事情也比別人遲的人。曾出現在我身邊,年紀比我小的人要麼已經事業有成,要麼博覽群書,還偶爾會在傳媒看見他們的消息。而我還在模模糊糊的, 年紀不小還老在想如何轉職,彷彿一切仍有很多可能性。現在兩手空空,腦裡空白。

小時候上街的路線只有往旺角和尖沙咀的一號巴士,於是我最愛看沿街的風景。路旁的一排大樹,樹後是太子道的大屋,乘著風(那時的巴士是開著窗的)慢慢行進的我把那些屋子裡奇異的光影一一收集-- 露台、水晶吊燈、皮沙發、狗,或偶爾有國畫、鋼琴。其實那些只是香港中產階級的指定動作,看在我的眼裡卻如外祖父的電動走馬燈那樣神奇而陌生。我上學,就是看著老師在張合嘴巴,小息時同學們的皮鞋在我面前跑過,我一言不發的熬過了六年小學七年中學。就這樣,我看著世界慢慢的流過,在我身上不留下痕跡。

於是我中三才讀"愛麗斯夢遊仙境"、才開始學會點英文、中五才跟那些叫同學的女人搭訕、中六才學會唱那首校歌(之前一直是做口形)、晚了一年大學畢業、很遲才約會、很遲才知道要這份工作不行了、很遲還沒能轉出去、很晚才開始讀視藝以致現在還沒畢業、很遲才知道哪些書應該讀而且應該一早已經讀過……。而且天天上班遲到。

常幻想我頭頂有一個透明的罩把我罩著,我看見別人但別人看不見我。現在,也許這個罩有天給拿掉,但世界繼續在我身邊流過,跟我在不同的時間區域。

星期六, 8月 26, 2006

梁志和Domestica Invisibile (內含死貓家居)

香港藝術家梁志和的展覽《家居隱事》Domestica Invisibile 正在歌德展出。這原本不關我的事, 不過其中一張圖片有死貓的睡房, 我於是得到一張8"x 10"的相片 (我原以為是手印的, high 了好幾天, 可是剛看到相紙背面印著digital paper...)

在展場看這些比我還高的照片很是震撼,我那又髒又亂的房間從來沒有這麼明亮充滿陽光。在其他的圖片裡, 日常的、沒經刻意收拾的生活空間被放大,仿似風景, 站在前面的我不期然的被躱在角落裡的月餅盒、舊家庭照、小貓擺設、壁紙、玩具風笛、款式俗艷的鬧鐘等感動。 我讚嘆相片的美,藝術家告訴我,它們一定要美, 否則不能給那些室內設計雜誌戲謔一番了。


"
梁志和《家居隱事》

展期:二零零六年八月二十三日至九月六日 上午十時至晚上八時(星期一至五),下午二時至六時(星期六) 香港歌德學院歌德藝廊灣仔港灣道二號香港藝術中心十四字樓

香港歌德學院將於二零零六年八月二十三日至九月六日展出本地藝術家梁志和的一系列有關家居空間應用與居者之間關係的照片展覽。

現代家居,由室内空間以至傢俬設計,往往不是我們可以隨心可做的。《家居隱事》探索的正是我們如何在這些現成居室中作心理反應和實際的配合,我們可以把現有的傢俬改動,或是創造新的功能。家居亦關係到我們的私隱,特別是在香港居住空間狹小的情況而言,我們少有將它展現於人前。然而,這也可與空間大小無關,而是一種普世應用空間的方法。例如我們總愛在書桌下填塞雜物,以爲無人可見。誰知是人人能見。這空間的能見度只是跟用者或觀者有關而已。

香港歌德學院將首次在港展出梁志和於第二屆廣州三年展中展出的部分作品精選,這將會是繼二零零三年後梁志和首個在香港舉行的個人展覽。

梁志和
1968年生於香港,香港中文大學藝術碩士。曾在香港、紐約,墨爾本、東京、奧斯陸、維也納、漢堡和多倫多等地展出。獎項包括亞洲文化協會獎助 (1997), 市政局藝術獎 (1996) 和夏利豪現代藝術獎雕塑首獎 (1995)。2000 年於紐約皇后美術館舉行個展及2001年代表香港參加威尼斯雙年展。"

星期三, 8月 23, 2006

死貓搞乜鬼之九唔搭八畫




上周2趕完版畫,立刻要趕major功課/作品. 好像強迫症患者那樣,連外面行雷死人反GST遊行圍摳都不知道, 在想,那麼我的"藝術"不知有什麼意義. 明晚最後機會,要在(所謂)studio掛好.繼續家居的主題,但這次自由聯想成分較多.

其實不明白為什麼要趕到最後幾天才發力,但很自然又一定是這樣,因為不可能一開始就知道要怎樣做. 到做了一部分, 知道了方向,卻又是三個月的學期尾.

昨天請了假,全天在做,很好,一點也不悶, 應該每天這樣,這些才是我的工作啊!真的, 要full time才可做到充分發展作品,不然像我現在,有構思,過兩天沒做,就死了.

還有,死貓與同學的"七"展(10樓)快要完了,未看的快去啊!

星期六, 8月 19, 2006

死貓搞乜鬼之宋詞版畫書



個多月前開始刻版, 但只在一個周末趕印, 所以又累又焦急, 很久沒試過累得腰、腳等全身發疼。

其實印這些蚊型版沒有什麼難度(相比我的同學用印版機印銅版或平版, 我則連那東西也沒有摸過),三個月的課程我沒學到多少技巧。只是我又買錯木買錯紙, 弄了很多蝦碌, 差點趕不起。幸好我把現成買回來的線裝書弄壞了, 才會弄一本自已釘的, 橫度比那本現成書的直度合適得多。

最喜歡的是邊印邊構圖的過程,有點random. 又可以好像飛天。

當然要鳴謝老師, 是她教我用不停重覆的小版。還有xx貓, 紙是他幫我裁的。

星期二, 8月 08, 2006

"鹽蛇 gwek gwek gwek gwek, 怎一個愁字了得"之佢唔死我死

昨晚, 午夜,美滿的遊玩完結,愛人回家去也,坐在沙發上執起書本,應是屬於自己最好的時刻,豈料:

gwek gwek gwek gwek gwek gwek gwek gwek gwek gwek gwek gwek gwek gwek gwek gwek gwek gwek gwek gwek gwek gwek gwek gwek gwek gwek gwek gwek
(傳自廚房)

我收拾好僅餘的理智,繼續刷牙,睡覺。

夢中,好像跟誰在談什麼公事,突然gwek gwek gwek gwek gwek gwek gwek gwek gwek gwek gwek gwek gwek gwek gwek gwek gwek gwek gwek gwek. 我還在那場景裡疑惑了好一會兒...但很快便張眼回到睡房。gwek gwek gwek gwek gwek . 聲音就在我面前不遠處的衣櫃附近。我執起衣裳竹狂敲地板,牠才停了下來。之後已不能入睡……。我已經沒有關燈睡, 為什麼還來!!

再矇矇矓矓,夢見飛曱甴襲來, 我把牠打至稀巴爛卻弄得滿身都是.....。

今晚又收拾地方。蛇患以前我很少打掃。現在怎樣洗也沒有用。在書房一張舊畫上又見一塊屎。

這是一場糟透的戰爭, 我全完摸不透牠究竟窩在哪裡,吃些什麼(自從我積極打掃後,螞蟻也沒有.但我看見鹽蛇的時候牠(們)都是肥肥白白),牠已有令我潰敗的條件。我真是一個超級不及格的租客。上月去了台灣三天,牠就在我*床*上拉了一條屎, 我想若果我放棄了這裡出走, 牠們會像恐怖片一樣爬滿全屋.....

今晚...怎麼辦???

(你們知道哪裡有不貴,又應該沒有鹽蛇的地方,請告訴我!!! 本貓得著草是也!!!!)

p.s.人家黎巴嫩打到血流成河,本來打算貼些文章寫些什麼的,怎麼我還在寫這些沒出息的東西...都是你們(y.s.)害的。

星期四, 8月 03, 2006

死貓有展覽


死貓有展覽.七個同學合展. 由於多年前有些朋友被我昆了,來到找不到"展覽場地",我先旨聲明,展覽場地是學校十樓的走廊, (每人大約兩三張畫(或其他媒體))。你們最好是順路過港時來看看。當然,若果特意來支持本貓,本貓會開心到翻生啦!!!

本貓有兩幅畫幾張照片。

至於我為什麼讀那麼久還沒有畢業之迷團,就要在07年真的畢業展才能解開.

展覽資料:

Opening 05-08-2006 4:00pm (有野食有酒飲)
Date and Time 05-08-2006(Sat) to 27-08-2006(Sun) 10:00am to 8:00pm (Mon - Sun)
Venue 白管子 - 香港藝術學院畫廊 香港灣仔港灣道二號香港藝術中心十樓 White Tube, Gallery of Hong Kong Art School,10/F, Hong King Arts Centre, 2 Harbour Road, Wanchai, Hong Kong

星期三, 8月 02, 2006

死貓好憎返工之無限思覺失調

又返工。又打咭。又開電腦。桌面又是昨晚留下的垃圾文件。又排隊叮飯。電話又響。又是這盒吃極也吃不完的飯。他們又把文件夾堆在我的桌面。

竟然連和我一起在這裡待了六年多的大老闆也即將調走,我仍在這裡;而出國讀書*兩*次*的某同事回來後我還在這裡。我想起多年前讀過的一個劇本:一個末落的俄羅斯大家庭決定離開居住已久的莊園,最後卻把老管家忘了,把他鎖在空屋裡……。

很想快些死。不能自殺,又等不到老。死後無錢再交什麼墓地靈位堆填區的租金,就以我僅有的化學成分,化作洗頭水,或者一塊肥皂。這個世界已被新自由主義經濟膜拜狂吞噬,不過你們傷不到我, 因為我早以沒有經濟價值。

破爛、偽善的香港,你想我不停工作至吐血然後買樓同時又不停消費,再用MPF和保險養自己,生三個孩子再自我增值再培訓,最後還有錢付GST? 你休想。

星期二, 8月 01, 20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