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四, 6月 28, 2007

有什麼是我可以變出來給你們的?

在熱鍋裡最後的一個節目,這幾天要天天當日+夜更,還要忙著七月底另一個節目,累死人,想早上晚點回去卻被排山倒海的雜務漿著,下一手已經到任了但連「handover」給她的時間也沒有。

偶爾有朋友問我「新生活」如何,他們總是以為辭了工就可以立即走人。我眼見彼岸只有幾天,但隔著個大海。

我是所有人的妹仔。老闆們使喚我 -- 「為什麼xxx還未有?」、「你check下xxx有多少xxx」、「你現在打給xxx, 跟他說xyzqp啦」、「你做了xxx和xxx沒有?」;「artists」使喚我 -- 「我要xxx!」、「你可否把它們送到我家?」、「什麼時候給我錢?」、「我現在就要!」、「為什麼不可以xxx?」、「這裡要改、這裡要改,那裡也要改….」;講座講者、藝評人之類的人使喚我:「支票不是現在就有的嗎?」、「我要的門票,你們還未通知我!還有我要坐路口位!」;Office的總務使喚我-- 「你要再填這form,不是這樣的!」、「我沒有人啦,你自己去(送文件)啦」;場地「同事」使喚我 -- 「你快些比料!」、「你在這裡站著,有投訴就找你!」、「你這個xxx和xxx未答我,現在怎樣?」; 親愛的市民使喚我 -- 「你十五分鐘之後覆我!!(但她在電話裡繼續多罵十分鐘)」、「我買不到票!!!你幹嗎只做一場?」、「你們是不是有內定的票?有人不看可否通知我!」、「I want that BIG poster!」、「你地冇通知我喎!」、「點解咁遲?」……

xyzq&......

怪不得,我的朋友常跟我說「你的『康民署』」。(正名「康文署」也許名不正,沒人懂)正如《大長今》裡的「惠民署」是幹最低層次的救濟工作,大抵「康民署」的實質狀態差不多。

現在沒有被解放的妹仔,也沒有可以被打倒的大地主。被奴隸主五花大綁的瓊花只有在舞台上才能成為「紅色娘子軍」,而大地主化身成為VIP席上的大發展商,急不及待中場休息去喝紅酒或撒尿。

12 則留言:

makuranososhi 說...

痛快!!!

makuranososhi 說...

日日返工都好似欠左全世界咁,都唔知為乜。always serve for 一 d 自己睇唔起既人、既節目。誰人逼我,屈我辱我。

匿名 說...

Hi Luna,

如我們夠運(或夠不幸)的話,我是下一個你日誌內罵的人。

經理人

Dead Cat 說...

匿名
噢我不叫露娜...哈哈, 我做事向來對事(有時)不對人, 希望你不是某某藝團的人(經理人?), 而又對了號入了座...
而若你是入了proposal將來有可能被本署青倈的藝團經理人的話, 不用怕啦, 我是全office EQ 最低的人, 我如此一走, 你沒福份被我罵啦, 哈哈哈哈

我想, '妹仔'未夠貼切, 應叫慰安婦才對. 因為慰安婦不同妓女,後者講求資質技巧, 而前者慘被抺去任何個人特徵, mass production下,做完也相互不知對方音容...只要結果(射),不問過程. 這樣與本文提及的人士功能性的對待我等賤人無甚分別。

匿名 說...

Luna,

容我直說,你做事是對事還是對人,並非我目前的考慮。你乖乖的畫畫,及整理一下以往的作品,我們會在適當時候見面。

我不是那些垃圾藝團的經理人,我是你(是.你.)的經理人。

你的經理人上

Chloris 說...

阿匿名人士:

鄙人愚見認為,本地藝術行政,有行政。冇藝術。

一市民 謹上

小奧 說...

有些地方服務人群的要當狗
有些地方服務人群的則像神

為什麼世界總是失衡

Dead Cat 說...

阿經理人老細:嘩咁好? 有人"代理"我還未出產的作品? 咁我唔客氣啦喂據聞有些gallery會給藝術家生活費呀 (那當然抽佣抽得勁).

Chloris:
正正是! 所以我從不以"藝術行政人"自居.

匿名 說...

Hi Luna,

我不會擺你在那些給你生活費及勁抽你水的畫廊,但我本人會向閣下收取合理回報。呵呵呵~

其實我自己沒試過present一個artist,我甚至係零connection。不過如果你有興趣,大家想想有甚麼搞作。等你那邊last day後你得閑些再傾。

除了你,另外還有兩個成員,一個是文膽你認識的,我還想找個I.T.人做支援,不過唔知佢肯唔肯。

經理人

Nanna 說...

最後一天的貓經理,你幾時改名叫Luna?
定係完全唔識都可以發up風一大輪?
過去的已成過去,新生活萬歲~~~

makuranososhi 說...

我覺得匿名的腔調很得意,好像在看翻譯小說。

nanna 說...

我覺得匿名像曾灶財,在幻想世界建立自己的王國,幻想給眾生謀福祉,幻想蟻民向他臣服,幻想可以隨便叫人乖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