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一, 2月 27, 2006

大迷失之無限邊沿人

想給自己在世界上找個位置,卻越發覺無家可歸。我沒有事業, 只有工作,人家問我‘職業’是什麼的我半天也答不出。我的同事認為自己是’專業演藝行政人員’,但‘業界’卻認為他們是無知無能騙取高人工的廢人(卻又真的有點道理)。而就我的崗位而言,工作是二打六,想轉工,稍為體面一點的同行機構嫌我層次太低,而要求不高的地方又比這裡待遇更差。若要轉行,我完全沒有求職廣告上寫的技能,所得的經驗又太冷門,沒有人要。

有人說我’中英文好’, 但我英文不是native,不能寫作當編輯不能教書(很多工作都要求native standard) 又不能扮ABC在社會上橫行;而中文又不見得好,經常寫錯字,沒有倉頡的配詞我是不能寫作的。常常遊行討厭社會不公義,但從來一事無成,唸書的時候意圖加入‘社運’卻不懂做任何事而那些人不喜歡我。意圖做’藝術’,定期向一所不存在的大學奉上學費+被幾個月來港一次的澳洲老師們老點再老點後不知道自己在做什麼,也真的是做不了什麼,那當然藝術圈的人識我是老鼠。

我家住在樂富黃大仙與九龍城之間,卻又哪裡都不是,所以很怕坐的士。對著那些只去中環銅鑼灣、高八度叫老豆做Daaady、應分住好吃好嫁有錢佬的上等人我是九等賤民,但又沒資格當‘窮人’,因為公屋不收我而我的家當衣服太多。在中環‘soho’的小資餐廳渾身不自在又不會點菜,但在‘x記’邊吃邊被地盤麻甩男的屁股擦背脊又很想死…….

4 則留言:

littleoslo 說...

沒有倉頡的配詞我是不能寫作的..

this is part of ur poem

Franklen K S Choi 說...

Thanks for the sharing. I understand the feeling of disorientation in this insane society. It is very sad trying to do good but being rejected.

Found your bloc yesterday. Your writings are good; and so are your drawings and photos. Don't lose faith of yourself.

紙上知音人 說...

謝謝你一針見血講哂小女子五年來的心聲...

makuranososhi 說...

你簡直寫出了我們這種憤世但自己又不是很勁都唔知可以點的人的心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