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日, 4月 16, 2006

電影節小報告2

日之丸(The Sun)
蘇古諾夫眼中的日王裕仁,剛戰敗的一段日子。我們不可能知道裕仁那時候的想法是怎樣,是否如電影中那個害羞又傻氣的人一樣天真可愛。電影中他寫信給兒子時吞吞吐吐的、愛看美國電影明星的照片、與麥克阿瑟會面時竟會在對方離開後在廳內跳舞玩蠟燭,見到皇后時靦腆得如初次約會。

有點好奇,裕仁是不是真的咀巴不停的開開合合像一條魚?


暗湧(Invisible Waves)
泰國導演Pen-ek Ratanaruang繼”宇宙只有我和你”後跟淺野忠信和杜可風的再度合作。淺野繼續演一個逃亡泰國的日本人,不過這次他的角色幾乎失去了自主性,由在澳門殺人到在香港找僧人(曾志偉 –這個角色真奇怪!!)拿錢,上了開往布吉的船,在那奇怪的船艙裡遇到卡夫卡式的荒誕經歷 – 都充滿存在主義的無奈。

剛看完電影時我總覺得它不如前作般引人入勝,因為故事比較簡單,恭治(淺野忠信)一開始就注定要被殺掉的,而他看來比”宇宙只有我和你”那個潔癖的日本人要消極得多。但它的魅力在於細節: 那些好像漫無目的的旅程,到一間朝宇裡找神神化化的人,他們從井底下撈一些東西出來,原來是換錢;找大佬幫忙,去到旅館又給大佬的人打劫、被殺後死不去又來來回回澳門與香港……。恭治被困在這殺與被殺的循環中,除了贖罪(這是導演說的),他好像哪兒也去不了。

因為這是淺野忠信(他演的黑社會分子總是又文靜又害羞),所以我無法客觀地評論這齣戲。所以我不希望他被大佬殺掉,他決定不殺掉大佬報仇,所謂live and let live, 讓他和新女友過著幸福的生活,但他自己卻沒有被’let live’。我不知道怎樣才算贖罪。


亂步地獄(Rampo Noir)
多月前在雜誌上看見美得叫人咋舌的劇照。第一部‘火星之運河'– 野人般的男人(淺野忠信)在外大空的曠野,來到一個湖,他在湖面上看見一個女人的身體。他看見自己一邊和她纏綿,一邊打她。(搞乜呀?)

'鏡地獄’ – 那些穿著黑色和服參加茶藝社的人年女人一看就覺得她們很性壓抑,但她們所愛的'美男子'齋透(成宮寛貴)也未免妖了一點。女人的離奇死亡與三更夜半在造古鏡的'美男子'真夠嚇人的。那些女人的慾望和齋透的自戀狂成了互相毀滅的動力。

(有沒有人可以告訴我為什麼偵探(淺野忠信)正在養病的妻子被關在滿地積水,像牢房多於像醫院的陰森地方?)

‘毛蟲’ – 妻子在侍候在戰爭中重傷、又聾又啞的中尉,但原來她一直在虐待他,還有,他的手腳都是她切下的。而太郎(松田龍平)一直窺見他們,最後也把中尉的妻子製作成’藝術品’。中尉那具肉蟲的身體真的很恐怖!!!

‘蟲’ – 我最喜歡這一段。愛造(淺野忠信)是女優芙蓉的司機,他害羞又不想和人接觸,又患上離奇的濕疹症。他愛上了芙蓉,把她帶到他的夢想小天地,但她已是一具開始發臭發大的屍體……。很喜歡那個藍天白雲塑膠花的廠景、芙蓉的三十年代服裝、超級掃把頭(是葉劉淑儀的四倍),和淺野忠信像個孩子般和屍體玩遊戲。

(有沒有人可以告訴我,那'芙蓉'的美貌是不是其實是愛造想像出來的?因為鏡頭轉到現實世界的時候其實沒有人見過她,只有愛造和她獨處的時候她才出場,可是她在車上一路關上布簾,而他根本不敢正眼望她。)


笨賊喪擒救世主 (Hold up Down)
SABU加V6,原本都是打算入場笑笑,大部分時間是做到的,最好笑是那個有6個女兒的警察和那個結冰的流浪漢。但最後一段十多分鐘的港式打鬥場面很悶場。

2 則留言:

匿名 說...
網誌管理員已經移除這則留言。
Eric 'Spanner' 說...

已連結於:
http://www.hkifflink.net/2006/05/31/7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