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六, 9月 10, 2005

死貓未竟的夢III

在日復日年復年的工作生涯中,雖然萬事已成習慣,但我發現我處理不好的事還是處理不好 - 錯字繼續會出現、繼續忘記覆電話、要處理緊急事情時慌惶失措。於是,要逃出'admin'的生天,我認為我會做得好的'藝術'才是我應該做的。

文憑畢業後昂首闊步地'踏入'學位課程。'踏入'的是一個課程,不是一所大學,因為大學在澳洲,我在香港,上課的地方仍是藝術中心裡面的一個小房間。什麼(大小二便)也得在小課室裡面發生,若果全部同學都上課是不夠地方畫畫的。你的畫放不下那個小木架(只有若三尺高半尺闊)就得貴客自理。

這裡再由基本的油畫學起(在唸文憑時只上了二十多課painting, 有一半是用塑膠彩,我發現我其實不太會畫畫(painting, 不是drawing)。頭幾個學期做的都是基本功,練習靜物什麼的,拿不出來見人。第一年未段及第二年開始有創作,但是每次期末趕完畫給老師評分後,第二個學期立刻開始,畫作尚需修改的地方總沒有時間處理,結果家裡堆積了一大堆未完成的東西。

還有每次(每四個月一次)澳大利亞的尊貴導師來港給我們上地獄式intensive week時, 我們都得在很短時時間內完成一個project, 有時我在過程中得到很多靈感,有時只是累。結果是,在九天裡造了一大堆像中學生勞作的東西。

我不是說要造一些很'漂亮', 很fine, 可以放在畫廊裡賣的東西,相反藝術應該多作實驗才能進步。但問題是靈感一迅即逝,若果我永遠沒法子坐下來造一件作品,最後只算遊了個花園。

白天(有時是晚上)要上班, 做作品只有很少的時間, 當我滿以為連日趕工, 做出了一點成績, 覺得很不容易, 但時常不想看到卻常常被迫看見那些不用全職工作, 不用自己交學費的年輕女(有少量男的)子簇擁著(男)老師, 在大少場合上滿場飛..... 他們有兩三四倍的時間, 有十多倍的幾會......(還有哪裡哪裡有開xx公司xx店的和可以再送他們去法國或南極'深造'的daaaaady mommy uncle auntie)便頓覺自己是一個短了一條腿的跑手。Diploma 時我某作品曾經得到老師的欣賞, 現在是我得到'還可以'的評價, 拿出去申請展覽, 比賽什麼的都不行。

可以說,在這裡四年, 做夢的多, 進入夢境的門口總是躲著我。

4 則留言:

littleoslo 說...

i feel so sad for u... but i hope u feel better after writing it all down.

Tam Wing 說...

don't depress, i feel you are a in born artist with creative mind. it just need sometime to dig it out.

Miss Coco 說...

darling cheer up, it's all about how you view things.

YY 說...

呻下也是調劑的好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