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一, 1月 15, 2007

「就算一拐一拐也給我走下去」


「吐出來」「拿出來」「就算一拐一拐也給我走下去」「不可回頭」
~ 椎名林檎【宗教】


打開新的畫簿第一頁,打算畫隻死貓,作為書名頁,怎知有點失控,越畫越花……

畢業已經一個月,搬回家的畫具完全沒有碰過,想到這幾個星期以來不斷行行企企買乜買物「抖」極唔夠的休息生活突然十分恐懼,很怕畢業多時後一事無成徹底被淹沒仍然在這見鬼的office,於是拿起筆來想畫些sketch。是在餅乾罐裡的小學生「水筆」啊我真的不專業,還有好幾枝乾了。還有我剛用完的七元sketch book也被某中產阿sir嘲不專業(這本是廿五元,夠了嗎?不過已經沒有課所以沒有人看見。噢,A4 size,也是不專業)。但這沒有辦法。畢竟最享受的也是小學時候扒在地上(一定是沒有桌子的)用這些水筆不經大腦狂畫的時候。

***

逃走大計是大約三月辭職然後找些教畫什麼的,這時也許是入不敷支,但我打算利用這段時間凶狠地幹,畫畫畫寫寫寫把曾經想到的全部做出來,可以的話繼續,不行的話再找工作。但這已經被我身邊的人批死。我猜他們的原因是a) 我冇撚用 b) 我要交租 c) 我大’洗’ d)我很討厭香港中產細路及其老豆老味,去教畫肯定不是被抄就是打人個仔比人拉去打靶 e)這些根本搵唔到食 f) 家陣呢份工有得你做已經好好ga la g)我出去是沒有能找回這個薪水 h) …….

最慘的是這些*至*少*部分是真的。看來我得把心一橫,去學人朝朝坐大x樂扮返工,騙盡所有人。
***

上周五上司叫我們把某些團體過去四年的某類數據找出來詳列 – 我們一向的數據是有這類別按每個節目的總數,但沒有細項,他們要的東西,我們得翻箱倒櫃把幾十隻file抬出來,再每頁掀來看找出相關的文件—政府的文件檔內的東西只是按日期穿入去,是*沒*有*分*類*亦不能在中間取出文件的。上午十時說要,中午一時交。
這完全是沒可能的而同時我們手上正常的工作又要處理,所以我和幸存的同事甲一整個下午只做了幾隻case。今天回去這糰東西仍然陰魂不散,但很忙我沒管它。下午老板又來告訴我們交數的format。下班時間我和同事到別組探口風, 怎料他們都患了斯德哥爾摩症候,沒有反抗跡象。他們說,另一些人星期五做到12點幾……。我才不要。炒我丫笨。欲知後事如何,請看新聞有沒有人在office跳樓放火(或放狗跳海)。

2 則留言:

小奧 說...

:-(

wanna cry for u

成為農婦或者樂手,閒來寫作畫畫,過簡單的生活。這不過是你們卑微的願望,像一隻在青春期過後便不曾餵飽過的飢餓,從胃裡沿著食道撐開嘴巴伸展出來,一隻一隻的手從黑暗的井裡伸展出來,當生活像膠袋套在你們的頭上,香港的夜空佈滿了新鮮的抓痕,閃電。

wanna cry 4 u

want u happy, it is so fucking simple but so fucking difficult

小奧 說...

btw

Ghost Is Not Real, deadca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