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一, 7月 23, 2007

"你?你?我小小的[可怕的]神祇"

真沒想到今天已是無業新生活的第十九天!我總覺得自己什麼也沒開始—寫作、畫畫,看書。倒花了很多時間在給畫畫課做準備和不停的在花時間花錢買材料—那些可惡的東西怎麼永遠也買不完!而我想到頭裂也只得三課的準備。

而沈默寡言衣著光鮮只以一雙大眼睛打量我的女孩總是畫得很快,而若他們畫得比我教的快,看看手錶還有30分鐘才下課,他們打量我的眼睛就越是冰涼,而我就越是欠了他們的。這女的我讚她的畫得美她眼角也不瞧我一下,走也不說聲再見。只六歲。而另一班兩三個只有三歲的連畫一個類似圓圈象徵貓頭的也不會,只在紙上揮灑一些像Jackson Pollock的線,其實這也不要緊,只是若家長們沒看見什麼可辨認的,我又是欠了他們。有朋友說不如你鬼馬一下跟他們玩遊戲逗樂一下,但可惜我不是詹x文,我的戲只在成人面前扮小孩有效,在這幫大小姐大爺如刺針的眼神下我總覺得他們把我當白痴。總之我像個推銷員多於老師,而他們都是我的「客」。他們停了手我就要再刺激消費,說:「你畫啦……」「你其實可以再畫些xx啊!」,若他們認為畫面已完滿我就要推出新的產品再製造需求:「花花你會畫嗎?[會]那我給你教玫瑰花」,就像賣流動電話package你1000分鐘夠嗎我sell你IDD加留言加……。玫瑰花。我的玫瑰花其實更像椰菜花,要在他們懂得分辨玫瑰花與椰菜花之前趕緊教。

還有我其實很享受到將軍澳上班,因為我來和去的方向與大部分人上下班的人不同,車廂比較空,有位子坐又可以不用像去尖沙咀般在中間換車,可以看一點書。不巧的是我在看王小波《我的陰陽兩界/革命時期的愛情》,要強忍在地車裡不笑出聲來,合起書本一見到小孩還要畫出可愛的小貓,就特別自覺精神分裂。

2 則留言:

noon 說...

努力呀死貓~~教教下可能就得呢! :)

yy 說...

我見過新華書城內的兒童書處好像有不少教小朋友畫野的書(大陸出的),可以參考,唔駛你唸爆。